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山环绿水草木葱茏翠饱览原色娇阅尽自然美

柴占义.chaizhanyi(BOKE)原创天地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青山草木》 是我笔名 、 顾名思意:青山上的草木 、 青 山、是草木的依托 、 草 木、是青山的陪衬 、 我愿做 、 巍巍青山上不知名称的一草一木 、 与美丽的青山永久为伴 、 我深知: 无怨无悔的《小 草》 能使连绵的群山、无垠的原野披绿 、 纭纭众生受益 、 直立挺拔的树木 、 能够防风固沙、引鸟筑巢、美化绿化,擎起平房矮屋、高楼大厦 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宝国吐·曾经的神奇爱恋  

2017-03-24 10:53:14|  分类: 哥哥的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宝国吐·曾经的神奇爱恋

作者:柴占杰

‘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’

 这是古人赞美北方大草原的优美诗句,他向人们描述和展现了,辽阔的塞外牧场,是那样的令人心旷神怡,那样令人遐想连篇而又令人着迷的绚丽画面。

无独有偶,地处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的东部,被誉为华夏第一村兴隆洼镇政府所在地的宝国吐(正音正字为:包克图,以下同。),在距今已经远去的岁月里,也曾经是林茂草盛的原野、唯美鹿栖的地方。有诗为证:

‘宝国吐,在北疆,得天独厚好地方。

林茂盛,草芬芳,蓝天白云牧歌扬。

青山兆,绿水绕,百鸟齐鸣祥鹿到。

马牛羊,原野闹,皇姑到此开怀笑。

这就是诗人对两个世纪前宝国吐地区的由衷赞美,和对还处于原生态状态的真实写照。那时的宝国吐,还没有人在这里定居,但是,这里惠风和畅的地理和气候条件,优质的牧草,吸引着北方的游牧部落,每年随着季节的变化,轮牧总是愿意把毡房临时的搭建在这里。可是谁能知道,在这美丽牧场的背后,不知被北方个个部落,连年征战的铁蹄践踏过多少次了。

老憨王的一个小女爱新觉罗·萍儿,从小就常听到部族征战的消息,她曾不止一次的问过她的父亲:“阿爸,为什么总是战争?尸横遍野,白骨朝天!”得到的回答是:“生存!胜者为王!”当汉奸吴三桂前来讨援军替父报仇,萍儿知道后又一次规劝父亲不要参与:“阿爸,他们的仇与恨,不关我们的事,我们还是不出兵的好,求求您了,阿爸!”“小孩子你懂什么?大人的事你不要乱搭言,你玩你的去吧!”老憨王训斥了女儿。

等清军毫无阻拦的过了山海关进了北京城,发现吴三桂报仇心切正在追杀闯王,此时,闯王已经把明朝的最后一位皇帝崇祯逼得在景山上了吊。诺大的北京,成了一座空城,这给老憨王可是留下了可乘之机,现成的紫禁城,保存完好的金銮殿,这不坐还待何时?于是,憨王坐殿輘扥下。捡了汉室天下的老憨王,其乐无穷,立马改大明国号为大清。等吴三桂追赶明朝王子后裔回到北京,一看老憨王已经入主紫禁城称帝,他方知引狼入室,悔之晚矣!为了安抚这位汉奸,老憨王封吴三桂为云南王,对这个败类他是明奖暗防,把吴三桂官任到了偏远落后的蛮荒之地。后来这个愧对祖宗的汉奸,觉得死后无颜面对列祖列宗,又发起了一次反清复明的兵变,但是,事与愿违没能成功,最终,落得个卖国求荣、认贼作父的千古骂名!这是后话。

再说老憨王,住进了紫禁城以后,把家眷三宫六院都从沈阳搬到了北京,但是唯独他特别喜爱的小女爱新觉罗·儿萍儿,就是说啥也不来,这里面有两个原因:一个是,他热爱和平,反对战争,反对父亲出兵中原;第二个原因就是,青春躁动的心,她的爱恋······

要知道,爱新觉罗·萍儿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这是人之常情。虽然盛京的王公贵族,八旗子弟可以任凭她挑选,可是他心里另有所属,是一个也看不上眼。这可急坏了萍儿的亲娘阿爸,都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,可这皇帝的女儿不嫁,这更让人着急。此事蹊跷,必然事出有因。在萍儿母后的再三追问下,她才不得不透露出实情:

原来,在几个月前,她阻止父亲出兵关里未成,反而受到了父亲的严厉训斥,让她玩去。这让这个在父亲眼里的乖乖女,着实感到不可理喻、很苦闷,他不明白,戎马一生的父亲,为什么就不能停下脚步,过几天安稳的日子?难道生存,就必须战争吗?胜者为王,为王所付出的代价,难道能让你的心灵得到慰藉吗?爱新觉罗·萍儿对他父亲的认知百思不得其解,他那颗幼小、纯真善良的心灵陷


入了沉思。她无力回天,她要发泄自己,她要骑上快马把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扔到天涯海角!她只身一人出了盛京西门,扬鞭策马,一路向西,只见越往西走,草木就越丰盛,也不知踼了多少河,越过了多少岭。她的马出了汗,实在是跑累了,迈着沉重的脚步,在等待着主人发出停下的命令。爱新觉罗·萍儿:“彧”的一声发出指令,马儿停住了脚步。她抬头看了看太阳,一轮红日逐渐西沉,它似乎变得越发红了、大了,天边的几丝游云,缠着他,伴着他,像五彩缤纷的彩练,他知道夜幕就要降临了。她下意识地向远方巡视了一下,有一座蒙古包正冒着一缕缕青烟,好像是在生火做饭。她别无选择,看来只能是到哪里寻求过夜了。她牵着马,拖着疲惫的身子踩着齐腰深的牧草,向毡房一步步走去。好在牧人的毡房并不太远,一会就听到牧羊犬发出了欢迎的叫声,随后主人出了毡房喝住了犬叫,问道:“谁呀?”爱新觉罗·萍儿答道:“是我!”毡房主人走近一看不认识,疑惑的又问道:“你是?”爱新觉罗·萍儿又答道:“甭用看,你不认识我。我是过路的,今个天晚了,我想在你这里住一宿。”毡房主人爽快的答道:“啊,那快上屋吧!”夜幕降临了,毡房内,已经把炉火点燃,随着火苗的跃动,屋里的光线若明若暗,一位老人听到来了外人,她艰难的从铺卧上坐了起来,一看来人是个姑娘,就连忙向来人打招呼:“啊!姑娘,快到这边坐下。”爱新觉罗·萍儿看见屋里还有一个白发苍苍、慈眉善目的老大娘,他高兴极了,连忙回应道:“大娘!给您添麻烦了。”大娘连忙又说:“这是哪里话,不麻烦,走累了吧,快来歇歇脚。”爱新觉罗·萍儿坐在了大娘的身边。大娘借着炉火仔细上下打量着来客,她发现这位姑娘非比寻常,高高的个子,细细的腰肢,瓜子般的脸型、桃花般的面容粉里还透着红,一头带卷的乌发披在肩后,额头刘海下的两道弯眉修长入鬓,两只水汪汪会说话的大眼睛,是那样勾魂动人。再一看姑娘的穿着打扮,老大娘不仅对眼前这位刮目相看,一身得体的绫罗蒙满旗袍,镶嵌着珠宝翡翠,尽显贵族的豪华与高傲。爱新觉罗·萍儿见老妈妈打量自己,忙说:“大娘,你们家姓什么?几口人呀?”老妈妈说:“我们是蒙古族,姓名是在一起的。现在家里就剩下我们娘俩了,儿子叫巴望。”说完后就又试探着问:“姑娘,你从哪里来?能告诉我干什么去吗?”爱新觉罗·萍儿答道:“我从盛京来,我的家也住在那里,这次骑马出来,就是想散散心到这边玩玩。”爱新觉罗·萍儿并没有透露她是皇姑的身份。巴望在外面忙完后,急忙又给客人准备做饭。萍儿急忙说不用了,她带着呢。随后到马背上把随行带来的包裹搬到屋里,从中拿出干粮、点心给老妈妈和巴望吃。老妈妈吩咐巴望把炒米、嚼口拿上来,又把奶茶沏好拿上来。她们吃完了晚饭,几个人又天南地北的唠了一会,就躺下休息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巴望就把羊群赶到了离此不远的草场上,当他回来的时候,看见爱新觉罗·萍儿也已经走出了毡房,正在饶有兴趣的欣赏着大草原的美景。一轮红日正在冉冉升起,附近小河蒸腾起来的薄雾,正随着微风在荡漾飘起,在阳光的照射下,像大海的波浪在翻滚,置身在其中,似梦幻、像驾云。云燕在空中翻飞,喜鹊在云海穿行,百灵在附近的树林里歌唱,哗啦啦的小河两岸,长满了野菜和鲜花。就在这时,一只小鹿蹦蹦跳跳的来到萍儿的身旁,牧羊犬抬头望了望,似曾相识,也没有发出叫声。萍儿蹲了下来,用双手抚摸着这只毫无忌惮的小鹿,心里充满了无限的爱意,显然,小鹿已经把萍儿当成了妈妈,最起码也是当成了朋友。“小姐,这么早你就起来了?”萍儿听见有人发话,抬头一看原来是英俊、潇洒、憨厚、健硕的巴望,她连忙站了起来,小鹿知趣的走开了,她羞涩而又兴奋的答道:“你不是比我还起得早吗?对了,巴望你们这里可真美,是什么地方?”巴望说:“刚才你不都看见了吗----你猜?”萍儿摇了摇头,表示无从猜起。巴望又启示说:“你刚才摸什么了?”“小鹿哇。”萍儿作答。“对了!这里就是叫‘包克图’(即,现在的宝国吐旧称,意思是,一个有鹿的地方)!”正说着,两只鹿又从前面的草丛中不紧不慢的走过。爱新觉罗·萍儿惊喜的叫道:“快看!哪里有两只鹿!”巴望笑着说:“小姐,咱这里獐狍野鹿出没其中,愿意看,一会我领你出去,让你可劲看,有的是!”“是吗?我就喜欢小鹿!”爱新觉罗·萍儿高兴极了,他们回到毡房吃完早餐后,巴望带上弓箭、带上爱新觉罗·萍儿,就骑上马向草原的深处走去······

他们走走停停,欣赏着草原风光,相互述说着自己难忘的过去经历——

原来,虽然年代久远了,巴望的父亲也应该算是成吉思汗的后裔。在巴望六岁那年,巴望的父亲应征入伍,在部落征战的残酷斗争里,做了牺牲品。母亲接过了放羊鞭,领着孩子过起了游牧生活,其中所遭受的磨难,数都数不过来,十几年后的今天,孤儿寡母仍然过着贫苦的牧民生活。巴望痛苦的回忆说:“我们家已经有好几代人都是死于万恶的战争,不知我这一代能不能幸免。”爱新觉罗·萍儿听着听着流下同情的泪水,抹了一下泪说到:“是呀,这战争太残酷了,我的外公,还有两个舅舅也都是死于战争,我们家如果老少辈都算上,死在战场上的人也不下数十口。”巴望听后感到很惊讶,问道:“那你们家该有多大呀?”“反正我没有瞎说,我的家究竟有多大我也说不清楚。”爱新觉罗·萍儿说完后,巴望对眼前的这个美少女更感到迷惑不解。突然,一只硕大的野兔从野草中窜出,打断了他们俩人的谈话,巴望手疾眼快,摘弓搭箭,只听嗖的一声,野兔身中利箭,四腿朝天,刚想翻过身逃跑,被催马上来的巴望附身提在手中。爱新觉罗·萍儿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,不仅拍手脱口说出:“神箭·白马王子!”巴望把野兔高高举起,说道:“这回晚上有肉吃了!对了,小姐你刚才说什么来着?”爱新觉罗·萍儿自觉刚才脱口说走了嘴,于是又羞涩的做了矫正:“啊,刚才我说,你真棒!是神箭王子!”太阳快下山的时候,两个人回到了毡房。好在这里的水草丰美,羊群放到草场上,有牧羊犬守护,不用牧羊人跟群放牧,几天圈一次就完事大吉。巴望回到毡房,动手扒兔下厨,一会功夫,一桌丰盛的野兔大餐摆了上来。巴望把一嘟噜老酒掏了出来,让客人尝尝,老妈妈的热情好客,萍儿盛情难却就喝了两口,在说说笑笑的餐桌上,酒后竟说出了她的真实身世。

第三天,清早起来,吃完早餐后,爱新觉罗·萍儿辞别了老妈妈和巴望后,刚想骑马要走,一只小鹿又向她走来,他赶忙弯下腰将它抱起,小鹿像是他乡遇故知,紧紧地贴在萍儿的怀里。老妈妈苦苦相留、巴望恋恋不舍,小鹿紧紧依偎,萍儿不忍离去,放下小鹿又回到毡房里。老妈妈说:“你在皇城长大,还没有到山上看看,今天就让巴望领你到离此不远的山上玩玩。”萍儿一听就来了兴致,巴望又戴上弓箭,二人骑上马来到了西边山上的原始森林里。他们在参天大树的底下,捡了许多蘑菇、木耳,还意外收获了一对猴头,一群野鸡看到有人造访,扑啦啦的飞向天空,又被巴望一箭射下了两只。中午,她们吃了点带的干粮和森林里的水果,她们又玩到了天黑,才余兴未尽的回到毡房里。晚餐是蘑菇、、木耳、猴头炖野鸡。

第四天,一早,巴望就去查看羊群。吃完早餐后,爱新觉罗·萍儿要走,老妈妈还是苦苦相留,但是萍儿知道,家里发现我不在,妈妈一定很焦急,何况已经出来好几天了,还不得把家人急坏了,说什么今天也得回去了,要让皇阿玛知道可就完了。想到这他辞别了老妈妈,翻身上马,扬长而去。没走出多远,巴望就从后面骑马追了上来,他边催马边喊:“爱新觉罗·萍儿——公主请你等一下!”萍儿看见巴望追了上来,把马勒住,她看见巴望从马身上跳下来,她也下了马。巴望走上前来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萍儿,眼里噙着泪花说:“公主,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?也不告诉我一声,你知道我们有多喜欢你吗?”萍儿见状,情不自禁的走上前去把巴望抱住,安慰道:“巴望哥,别这样,我也喜欢你们,但我情非得已,我得回去了,不过我还会来的。”说完她松开了手,眼里也浸满了泪花,然后又拉起巴望的双手,满怀深情地说:“巴望哥,请您多多保重!”巴望恋恋不舍的说:“公主保重!请你一定要来!”萍儿说:“放心吧!我会的!”说完萍儿不情愿的松开了巴望的两只手,可是巴望盛情难却,两只胳臂又把萍儿紧紧地拥在怀里,两颗青春旺盛的心脏在猛烈的跳动······

不知过了多久,几只喜鹊喳喳的欢叫着,从空中掠过,惊醒了这一对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她们同时都松开了双手,各自用贪娈的目光欣赏着对方美妙的容颜。这时两只小鹿跑了过来,两匹马同时发出咴--咴--咴!的叫声,朝着两只小鹿发威。巴望、萍儿急忙上去把自己的马牵住,萍儿任蹬上了马,向巴望挥了挥手说:“巴望,我走了,再见!”然后又向两只小鹿挥着手说:“小鹿!再见!”巴望也翻身上了马,向爱新觉罗·萍儿挥手道:“萍儿,我送送你吧!”“不用了,亲爱的,你回去吧!后会有期!”爱新觉罗·萍儿说完,巴望也喊道:“后会有期!亲爱的,祝你一路顺风!”

爱新觉罗·萍儿回到了盛京,母亲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,她责怪女儿不该偷着乱跑,要是今天再不回来,就告诉你皇阿玛发兵找你去了。到后来,老憨王占据了北京紫禁城后,发现小女儿没有来,一追问,爱新觉罗·萍儿的这段过往,还是让老憨王知道了。他差内务府大臣把女儿接到北京。爱新觉罗·萍儿想,这下可完了,非得挨批不可!可谁知,老憨王听了女儿的经历反而大加褒奖:“行!独往独来,很勇敢!是我爱新觉罗的子女!”爱新觉罗·萍儿听到父亲不但没有训斥自己,反而还表扬了一番,她大着胆,向皇阿玛袒露了心扉,老憨王笑着说:“我说我姑娘看谁都不顺眼呢,原来有心上人了?那好吧,马上修好驸马府,皇阿玛下旨,宣她们母子进京,召巴望为东床驸马,择日给你们完婚。巴望他不是善射、有武在身吗?到御林军任职。”得到皇阿玛口谕的爱新觉罗·萍儿,欣喜万分,她又一次回到塞北的宝国吐,把这一特大喜讯告诉了巴望母女俩。她这一次去没有停留多长时间,因为他还要回北京挑选准备嫁妆,不过这次却带了两只她喜欢的小鹿回到北京。

半年后,老憨王为小女爱新觉罗·萍儿举办了隆重的婚礼,巴望母子苦尽甘来,过上了美满的生活。可是他们,对那片神奇的土地、有鹿的地方——宝国吐,却始终没有忘怀,他每隔两年都会抽出时间到哪里走一走,都会把那里的小鹿带回北京饲养,时间长了在皇家的北苑后花园里,居然有了一个鹿群。

满清入主中原后,一开始实行种族歧视政策,把华夏境内的中国人分成了三六九等,这引起了中原各族人民尤其是汉民族的强烈不满,先后曾发生了无数次反清复明的武装起义,中原大地横尸白骨、哀鸿遍野。目睹了这一切,热爱和平的爱新觉罗·萍儿她心里是无比心酸,因为他当时就不同意清军入关,可是她的话没人听。如今事已至此,为什么不能想办法化解矛盾,平息战争?想到这,她再一次鼓起勇气,向她皇阿玛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“皇阿玛,几年来,中原骚乱不断,他们反抗的原因,我看一个是他们觉得没对他们一视同仁;在一个就是老百姓生活窘困,如今关里人多地少,遇上天灾病业,生活难以维持。以我之见,应该人人平等,让那些土地少的关里百姓到关外去耕种,这样大批的汉族百姓就会到关外同蒙满融合到一块。长此以往,就会不分彼此,就不会联合起来反抗朝廷。”此时的老憨王已经病老昏庸,哪里还管那么多,说了句:“有顾命大臣在,小孩子休得多嘴!”爱新觉罗·萍儿知道,那些顾命大臣,各个都是老顽固,根本不懂社会和谐才会太平。她只得无奈的走开。

老憨王不久驾崩,宫廷经过激烈的争斗,年方八岁的康熙登基。他智斗鳌拜,镇压和排除了朝中的守旧势力,年轻有为的康熙采纳了姐姐爱新觉罗·萍儿的建议,废除了不合理的陈规陋习,允许关里的农民到关外开荒种地,几年后大清王朝强大起来,出现了康熙盛世。这时,公主爱新觉罗·萍儿和驸马巴望又一次来到宝国吐,发现这个有鹿、有爱的地方,一切都变了。在那片低洼的草地里,在那潺潺流水的小河旁,已经零零星星的住上了人家,缕缕炊烟点缀在草房之上,燕子在空中飞舞觅食,麻雀在屋檐下嬉闹,隐约可以听到牧羊人的鞭声、歌声、和牛马的欢叫。鹅、鸭在小河里息戏,篱笆院里种满了各种蔬菜,房前屋后载满了各种水果,枝上挂满了果实,高岗上的五谷散发着清香。一个汉族老大爷,看着小孙子在河边用小渔网钓鱼;一个蒙古族老大娘正在叼着长烟袋、领着小孙女在一旁边看边和汉族老哥们唠嗑,他们都在享受着天伦之乐,她们在续写着民族团结的新篇章!看到了这一切,爱新觉罗·萍儿发出了由衷的感慨:“好一派田园风光!”巴望接着也说:“是呀!这里比原先更美了。”“巴望,要不咱们还回来住吧?”爱新觉罗·萍儿兴奋的说。“皇姑谕旨,下官哪敢不从!”巴望也学会了浪漫,诙谐的趣答。二人说说笑笑走向了广袤的原野,她们憧憬着美好的未来,回味着宝国吐·曾经神奇的爱恋——沉浸在往事的幸福回忆中······

2016·9·28·於:华夏第一村·古墓沟·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